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世博志愿者日记(二十四)  

2010-09-09 19:1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8日                            星期三                    晴

今天与以往每一天一样,早上狂奔赶班车,上午送报纸去浦西,下午待命,晚上逛馆——泰国馆确实得很有意思。除此之外,今天难得带相机,纪念了一下我在新闻中心的日子。发报纸,泡咖啡,各式各样的摆拍。希望若干年后,看到照片,就像看到这些日记一样,这段时光会瞬间重现。

另外,就是想说说在这段时间里新结识的人。有些可以称为朋友了,有些还不是。但无论如何,关于世博志愿者的记忆里,一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王导,曾经一度搞不清楚她的名字是王怡静还是王静怡,但总而言之都像极了一个柔弱、秀雅的女生。表面上看,王导也确实人如其名,让人不禁好奇为何如此亲切的女生能够担当起新闻中心志愿者部的重任。不过后来听她电话处理了几次时间后,才知道她的能力不一般了。王导仍是在读的研究生,没比我们大几年,所以与我们没有代沟。听说我们想去换章,就主动提议我们可以拿一些媒体服务章去换。新闻中心的流行语“我表示……”句式,也是首先从她那儿流传开的。

杰哥,永远带着笑,讲话细声细语。

达哥,也是永远带着笑的。相比杰哥来说,与达哥接触的机会多一些。一次跟姥姥去浦西玩,达哥在那里当班,一起吃的中饭。聊到逛馆的时候,我还给他推荐信息通用馆,很浪漫,可以带女朋友一起去。直到某一次惊愕地得知,达哥的孩子都已经六岁了,真是万万肯不出来。每次讲到达哥,就会想到达能饼干(不知道为什么),印象里他常穿一件嫩嫩的带着大朵鲜花的衣服。

宣哥,略秃略胖,笑起来有点像舅舅。走在路上时,宣哥常常是目不斜视,径直向前的。经常我们跟他打招呼时,他什么反应都没有。不过一次我的手受伤流血了,他帮我包扎之后,过了两三个小时还特意找到我问我受伤的情况。

许可爷爷,曾经(或许也是我们的假象),喜欢过姥姥,看姥姥的校内,约姥姥一起吃饭。所以一段时间,我们是称呼他为姥爷的。有此吃完中饭,在媒体班车上,许可爷爷举了一根香蕉问我:“你觉得我的脸长得像香蕉吗?”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就越看越像。

陈澈,一个心灵手巧的男生,处女座。交接仪式排练时做接旗手,为明信片扎的蝴蝶结非常精致。

尹弋,一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男生。刚开始听说他是别的组的同学所描述的,后来调来了我们组。因为不跟我一班,所以一直没机会见面。据小丽姐说是一个很惹姐姐疼爱的小男生。为交实习鉴定表格给我打过电话,声音很干净。

韩老师,一个有趣的老师,每每还要亲自跑出去发报纸。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人(自己懂,不解释)。

高老师,会刊发行的组的大领导,第一次报道时听到他斥责小洪,气场很足,害我们大气不敢出。接触久了还觉得是个蛮可爱的老师。艺术地图到的时候他会拿着向记者推销。

小洪,中国日报社借调来的,每天不吃早饭,只吃几块饼干。很愤世嫉俗,尤其是对国人的某些举动。

华哥,好人,每天早上骑自行车载猴子去地铁站,久而久之也与猴子产生了些许暧昧。他是班车组的组长,与猴子并成为班车组的长和长夫人。每天早上我赶班车时,他看我奔过来都会起身给我乘车券,然后说:“不要紧,车还没开走。”让我瞬间心安。有此他跟车来新闻中心,回世博局时却被司机师傅落下了,追出去很远也没追上班车。

宁叔,班车组一员,长得很老成,很有气势。这就是为什么他与华哥同龄,但是一个被称为哥,一个被称为叔的原因。曾教我家小兜算命之法,被称为神叔。

蔡晓婷,有次叫她蔡学姐,被她同学听成“蔡兄”。讲话声音很好听。

一个永远穿黑T恤白裙子的女人。只知道她永远穿这身衣服,定向越野最后抢答时看地图作弊,获得了第一名。

常常出现在307或308的人,我们都不知道她是哪个组的,只是老霸着按摩椅。有此我想睡觉,她将将脚翘在桌子上看书。

世博局食堂瞪我一眼的大叔。一次我去世博局吃饭,买好菜后发现没拿筷子,于是隔着窗口往里面拿了一双。当时那个大叔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好像与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那是我见过最恶毒最凶狠的眼神,至今心有余悸。

电瓶车楚哥哥。一次发报纸前小洪给他打电话,声音很温柔。楚哥哥声称受不了,要求下次打电话换个人。于是下一次打电话时我抓起话筒。“楚哥哥是吗,来接一下我们嘛~”据说那天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浦西的老师,嘴巴小,声音洪亮,比较有胡展奋老师的感觉。我去的次数多了,他已经认出我了。一次我眼睛肿了,过去时他竟然问我:你是不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浦西特别聒噪的移动工作人员,完全是自来熟,每次都会跟我滔滔不绝的聊天,不管我在做什么。一次我在填表格,心烦意乱不太想搭理,她任是坐在我对面自言自语了特别久。据姥姥说有次琛琛睡着了,她就自己一个人挨着琛琛说话。她对所有馆的活动、徽章、赠品的很有研究,了解得相当透彻。

值得回忆的人,是这么多,有的甚至连姓名都不知道,却注定在我脑海里驻留至少是一段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