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祭奠  

2010-04-24 19:2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觉得,“祭奠”两字触目惊心,一笔一划似乎都浸着泪。近来,祭奠的思绪总是如影随形,不仅祭奠地震遇难者,更是祭奠我离去不过半月的亲人。虽然地震遇难者数千,我的亲人仅一,但是我不怕承认,自私的我仍然觉得后者给我的打击和伤痛要大得多——那毕竟是占据我二十年记忆的外太公。

死亡的话题太沉重,每每想起,只能感叹生命的脆弱。听说某地有一个人,至亲亡了,遂降半旗致哀,被捕。我想此人着实愚昧,也着实为孝子。他没想到国旗乃国家尊严之所在,他只是从降半旗哀悼地震同胞的事实中得出结论,唯有降半旗才能表示哀之深,痛之切。

每一个亲人,都是心里的一面旗帜。曾经,外太公的那面旗飘得最高,因为他是我唯一的曾祖辈了。现在,我的曾祖辈全离去了,我感觉生命里有了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残缺。

我知道,写此文无异于自残,是要将自己驱赶到所有哀痛面前,所以一直不敢动笔,恐怕唤起太多思念,我不能承受。今天我终于敢直面,决心理一理繁芜的记忆。

那周三,我坐在红彤彤的礼堂里,参加奖学金颁奖典礼。掌声、欢笑、荣誉,以及毫无征兆的噩耗,它们是如此的不相衬。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坐在了一个黑白的世界里,旁观着这个世界里不应该出现的红色。眼角是干燥的,没有泪。

直到晚上,打电话回家,听妈妈描述当日的场景,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纵然妈妈说外太公是寿终正寝,是喜丧,我还是觉得无限心酸。外太公离开的时候,没有人在身旁,他最后想的是什么,他孤单吗,他是否尚有未及交代的遗言。

出殡,我远在千里之外,没办法相送。于是我庆幸清明时回了一趟家,见了外太公最后一面。最后一面,是在饭桌上,外太公饭量不错,吃了满满一碗;倒数第二面,是在他的房间里,他坐着看电视,我叫他,他朝我摆摆手。很遗憾,那时外太公似乎不认得我了,妈妈分析说可能是我骤然扎起了头发的缘故。外太公儿孙众多,他有太多人要惦念。我跟外太公并不非常亲,他喜静,我则一向羞于表达孝心。或者说,跟他在一起时,我总是会很局促,不忍心面对时光雕刻过的面容,风霜染白的鬓角。

清明回家前,我和爸妈特给外太公地买了蛋糕,放在车上。扫墓时东奔西走忙做一团,最后竟忘了把蛋糕给外太公。于是,最终他没能吃到蛋糕。我记忆里,他吃儿孙孝敬的东西很少。反倒是我几个表弟表妹,常爱去外太公家里,觊觎着柜子里的几块饼干糕点。那个柜子,在小孩子眼里,是一个藏宝箱啊。

    外太公总是说,不要活这么久,不要这么长寿。去年外太公体弱住院,妈妈和小姨婆忙着开化验单交费,我在一边扶着外太公羸弱的手臂。现在回想起来,那恐怕是我二十年来唯一和外太公独处的时间。外太公的手臂在我的手里轻轻挣扎着,他说不要在医院,要回家。此时我是万万理解不了的;彼时我老了,也许就会懂。天下父母心,到老了也一层未变。他只是不想拖累儿女。虽然儿女从不曾表现出不耐养老,但他却觉得自己老了,无论是对家庭对社会都没有价值了,反而成为了负担。这样的心思,细想起来,足以让人唏嘘。

记忆中的外太公,耳朵背,常常要大声说话才能听见。我们总要凑近他耳朵大声叫他,他听见了,就乐呵呵地答应着。

外太公和外婆住在一个村,小时候回外婆家,去探望他时,他总是不在家。往往要沿着小溪往上游走,才能看到他在田间忙碌的身影。外太公向来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年纪很大的时候,还一担一担的挑沙石,砌了一条上山的道,这条道,果农和砍柴的人常走。

外太公很高,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风度翩翩,英俊不凡的。他与我外太婆两人,一个喜静,一个爱唠叨。这如同两位老人走的方式,外太婆弥留之际,要等到最后一个女儿到齐了才安心离去;外太公却是安安静静的,独自走了。

我记得几年前外太婆走的那天,偶然瞥见外太公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悠悠地仿佛忘记了呼吸,很久很久没动静。

某天晚上,我梦到了从未梦到过的外太婆,蹒跚地拄着拐棍往自己家里走。醒了以后想到,那晚正是外太公的“头七”,据说离去的人在“头七”总是要再回家来看看的。莫非我外太婆回家,是接外太公一起走的。我不迷信,但我宁愿相信这个梦是真的,他们在一起了,这多好,两位老人终于都不孤单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