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谪仙宫  

2010-11-23 14:5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中零碎片段,只为练笔) 

(一)

五月,莺飞草长,春末的旖旎风景,总是让人不忍辜负。冷家别院的花阁内,冷家表少爷,商一凡,慵懒地倚着栏杆,随意调笑着眼前怯生生的姑娘。

商一凡来这别院已有一月了,却实在没见过这般好玩的姑娘。她的衣着发型和旁的粗使丫头分毫不差,可娇小的身材,清丽的面庞,羞红的脸蛋,眼里带着的水灵灵的怯懦,总是让这位表少爷越发感兴趣。今日恰好在花阁遇见,便想着好好逗弄一番。

“可有名儿~”用扇柄托起低垂的脸。

“奴婢惜儿。”

“看这水嫩的模样,未及笄吧。”凑近一步,声音更暧昧了几分。

“回表少爷,奴婢十七了。”小丫头偏头躲过去。

“啧啧,倒是不出来。”商一凡笑着便要扯住衣襟往怀里带,“急匆匆的,这是要往哪里去啊。见了本少爷,就须唱支拿手的小曲才准走。”

却见小丫头已变了脸色,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口呼“大公子”。

身边立着的一干奴仆婢女也早已跪了下去,一齐行礼:“大公子好”。

回头,大公子冷绝尘一袭月白色长袍,已走近了,神色肃穆,寒气凛然。

下人们口中的大公子,不仅是冷家的大公子,还是江湖上无人不晓的大公子。

谪仙宫,是江湖最庞大的势力。宫主是谪仙子,传闻仙子下凡,非为被贬谪入世,乃是佛祖相托来指点江湖,教化众生,普度邪佞的。谪仙宫主麾下五人,分别是绝尘、逸尘、莫尘、清尘、微尘,江湖人称大公子、二公子、三姑娘、四公子、五姑娘,各自统领一方,门徒云集,轻易谈笑,便可令日月倒转,天地翻覆,山河变色。

这冷绝尘,便是谪仙宫的大公子。饶是商一凡这慵懒惯的武林盟主之子,也只能毕恭毕敬地行礼:“表哥有吩咐?”

“你很闲啊,表姑姑到处找你。”

“是是,我这就去寻母亲。”商一凡打了个冷颤,顾不上搭理那个有趣的小丫头,急急告退了。

冷绝尘拂袖便走,经过依旧胆战心惊跪着的惜儿时,脚步略滞了滞,又往前走,一道吩咐:“带她来书房”。

伺候的小厮暗暗同情,却不敢留情,扯了惜儿便往书房拖去。

 

 (二)

到了书房,惜儿又慌忙跪在一旁,脸色已苍白得似染了霜尘,让旁观者着实看了心疼。冷绝尘背对着众人,挥了手,贴身小厮便带着众人都下去,只心里祈祷着这个小丫头不要太遭罪。

待人走尽,冷绝尘才转过身,没有开口,却是扶着惜儿慢慢站起来。等她站妥后,退开两步,竟全礼伏下去:“属下惶恐,请宫主降罪。”

原来,这冷家别院里看似普通的小丫头惜儿,竟就是那神秘的谪仙宫主,欧阳画惜。江湖人人闻其名,无人识其人。

“无妨,绝哥哥请起来罢。”画惜一道说,一道从桌上倒了盏茶,只酌了一口,便放下去,秀丽的眉微皱,茶杯轻轻地扣上案桌,“噔”的一声,冷绝尘心里一沉,忙亲奉了盏茉莉香上去,画惜接了,抿了两三口,才问恭敬立在边上的冷绝尘:“绝哥哥,事情怎么样了。”

“已有些眉目了,还没有完全理清。”

“刚刚那商一凡倒没什么,只是他的香袋大有蹊跷。”

“听说那是与他指腹为婚的姑娘赠的,从未离了身,属下立刻去查。”

“嗯,绝哥哥,我这次来还有旁的事。你只照常起居行事便可,不必管我,也不可暴露我的行踪。”

“属下明白。”

“按照你们冷家的规矩,勾引主子这条罪,怕是要杖责吧?”画惜轻笑着。

“属下不敢,此事属下会处理妥当。”语气里略微带了点无奈。

“有绝哥哥这话我也放心了,杖责嘛,说起来我也是怕的,早听说了冷家家法严苛。”画惜抚了抚胸口,仿佛心有余悸的样子,“不过也不该让绝哥哥为难的,就贬我去杂役房罢,我还真愿意见识见识。”说着,放下茶,走出了书房。

 

 

冷家老夫人早已仙逝。夫人虽生养了冷绝尘这个人人敬畏的大公子,且是个好糊弄的主,一味地吃斋念经,说慈道悲,并不理事。

如今掌权的是冷家老爷的二房夫人,燕玲珑。这才是个真正有手段的,杀伐决断,把偌大一个冷家管理得妥帖周到。比之大夫人,只生养的三个儿子皆没有冷绝尘成器外,二夫人可算是样样拔尖。论家世,她燕家也是武林世家,父亲是前武林盟主,只不过燕姑娘对已娶正房的冷家老爷心仪得紧,才甘愿伏低做小;论才貌,她娇艳无双,精明过人,若说管家理事的才能,冷家上下女眷,无人能及。

这天晚上,二夫人正陪着老爷,大夫人,大公子等人用膳,庶出的二少爷、三少爷也在,唯独不见了小少爷。

她的贴身丫鬟雪扇趁着上菜的空,过来附在耳边说了几句。二夫人勃然而怒,粉面含威:“有这等事,哪来的不懂规矩的,竟是连主子也不放眼里了。”

“什么事。”上头老爷听到了,问了一句。

“回爷,夫人,下人来报,杂役房有个的叫惜儿的丫头,竟弄丢了小少爷的宝贝,小少爷正哭闹呢。”

旁边伺候用膳的人皆吸了口气,那宝贝是只浑身雪白的猫咪,跟了小少爷几年,精贵无比,以前有个小厮帮这猫梳洗时弄坏了几根毛发,竟被活活杖毙。今天这个叫惜儿的作出这等事,又是犯在二夫人的手上,可算是遭了殃了。

“人呢,带进来。”二夫人回完话,立刻招呼人将惜儿带进来,竟是要就地发落了。她也是嚣张惯了,惩处个谁都不相干的下人,料想老爷夫人自是不会理会。

惜儿被押了进来,低着头,似乎已紧张得说不上话。

“也别问她,先掌嘴。”二夫人马上便要人动手。

大公子忙要起身制止,趁乱间,惜儿抬头轻轻瞥了他一眼,示意他莫管。

两旁嬷嬷已上前扭住惜儿的肩,抬手便要打下去。

“慢着,”冷绝尘仍是喝止了。虽然他知道,一切都是画惜安排的,包括这受罚,也都在画惜的计划内。但他终究不可能允许画惜受到这般待遇,并且是当着自己的面。

冷绝尘同时很清楚,自己此举已违逆了画惜的意思,后果不是他承担得起的。

“二娘,这个丫头我来管教吧。”

二夫人实在想不通万事不理的大公子竟会插手这等事,但也不敢犹豫:“尘儿既然这么说,那先带到柴房关起来罢。”

 

等入了夜,全府上下都已安寝,冷绝尘才进得柴房内。画惜正悠闲地倚着墙看着窗外的皎皎孤月,见冷绝尘进来,才拍拍手站了起来:“绝哥哥,想不到你家的柴房也是这样精致的。”

冷绝尘没有接口,只是规矩地跪下去,也不说话。

“这是怎么呢。”画惜挑挑眉。

“属下坏了宫主的计划,罪该万死。”冷绝尘敛声屏气地请罪。

夜静得可怕,什么声响都没有。冷绝尘知道,下一秒,可能就是自己的地狱。

一炷香的时间,冷绝尘纹丝未动,画惜才开口笑道:“罢了,如果这都要怪绝哥哥,那我也太不知好歹了。”

闻此娇语的冷绝尘仍没有释然,反而更添惶恐:“属下有罪,甘愿受罚。”

画惜叹出一口气,方沉了声:“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所幸也有办法补救。下不为例,起来罢。”

冷绝尘这才站起身。画惜又问:“你家的三弟,叫做什么名字,今年多大。”

“舍弟吾轩,今年七岁。”

“才七岁,天哪。”画惜低低惊呼,“就已经做了邪魔君的玩物了。他的那只猫,更是有来历。那是邪魔君的亲弟啊。”

冷绝尘也是一怔:“三弟的事,我也略晓一二。只是从不知令人闻风丧胆的邪魔君,原来是只猫修炼的。”

“非也,他的真身可是只白虎。不过‘龙生九子’,他的弟弟,倒生成了只猫了。”

“这事,需要属下……”

“这桩事我已心里有数。另一桩事要交给你。我怀疑前武林盟主,是那燕玲珑谋害的。不错,她与外人勾结,害死了生父。你一月之内弄清楚了,再向我汇报。”

“属下遵命。”

谈完了正事,画惜因又笑道:“说起来,你家二夫人很厉害呢。差点,我就遭罪了。绝哥哥,谢谢你。”

闻言,冷绝尘略微讶异,抬头去看画惜,见画惜冲她真诚地笑着,仿佛真的是个柔弱的小丫头,当他做救命恩人一般感激。自己的唇角也不由往上勾了勾。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