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书生不迂(“阅读丰富人生”征文)  

2009-08-02 16:2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他们,与俗人是不同的。眉目间自有一些温文尔雅的书卷气质,周身散发着一种博采众长的芳华神采。

纵是天生丽质也无法砌成那般的韵味,纵是锦帽貂裘也无法穿出这样的风流。他们的眼里,看到的是大千世界;他们的腹内,盛满了万象乾坤。

但是,他们并不张扬。他们常常安栖在一个角落,只捧一本书,仅此便可以如痴如醉。修身养性,换来了才志愈加的清明,志向日益的高远。时而,他们也高谈阔论,但那绝非炫耀,却是厚积之后的薄发。

他们的名字,叫书生。

书生,似乎自古以来是个不太好听的词汇。百无一用者,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者,是书生;迂腐不堪者,仍是书生。但,我偏偏钟爱于这一称呼。我愿做一书生,夜夜挑灯,与书为伴,以书为师。

(二)

父亲是个博学的人。

一次,我在整理家中的抽屉时,发现了一本有些泛黄的笔记本,里面用飘逸的字体,誊录了一首首颇有才气的诗词。我原以为是父亲摘录的,细读了读,竟没有一首是熟识的。后来才知道,那是父亲年轻时的作品。我并不知道,他还曾有过写诗的浪漫岁月。拿去问他时,他只是内敛地一笑:“年轻时总喜欢读读诗,读多了就忍不住涂鸦几笔。”

父亲大概可算个书生了,谈到文与史,从古至今,由中及西,他几乎没有不通的,并且其见地,常常令我折服。每每我故意拿问题刁难他时,他似乎总能轻而易举的化解。甚至,我进大学,学了新闻史与传播史,再拿专业知识问他时,他竟也能侃侃而谈。

真不知他到底装了多少墨水。

但父亲并不迂,他是物理老师。家里的电器坏时,他可以只用一把螺丝刀就能修好;遇到困难时,他总能很快想出奇妙却有用的方法来;对时事和国际形式,他总能分析评论得头头是道。

我曾在书中看到一句话,说儿女与父亲的关系:十岁时是崇拜,觉得父亲什么都懂;二十岁时是蔑视,认为父亲什么都不懂。今年,我二十岁了,没有蔑视,崇拜却较幼年更甚。

我曾很好奇,问父亲是怎么做到的。父亲说,他念大学时,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那时侯书不多,父亲家里又不富裕,因此能读到书的机会是少之又少。因此,当他第一次进了图书馆,看到无穷无尽的图书,知道这些都将是自己免费的资源,他高兴得几宿未合眼。他那时候的想法是:要把图书馆所有的书全部读完。

这个想法最后是否得以实现我并不知晓。但我知道,如今博学的父亲,定然受益于大学时代那个疯狂的想法。

(三)

我自小养成了一个习惯,睡前必要读些什么。这其实算是个好习惯,我家书柜里那满满的书,大多都是我睡前的时间读完的。

小时候,我也是贪玩的心性;不喜欢看书,最爱跑出去和同龄的孩子疯玩。父母深知读书对于孩子一生的重要影响,见我这般顽劣,也止不住的发愁。规劝是没有效果的,小孩子并不吃那一套。而就算他们威逼利诱,也只换得“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的结果。

幸而,后来搬来了一户邻居。他家的女儿才比我大两岁,十分文气,整日只扎在书堆里。我们几个伙伴们起先笑她迂,但一不小心却也受了她的影响,开始看书。渐渐的,便懂得了一点看书的妙处,愈发沉醉起来。

从此,我便收敛了性子,一心地在徜徉在书的海洋中。有一段时间,我几乎什么书都看,并且受益匪浅。如今能写几句文章,也该感谢那位邻居。

到华师大以后,我很早就打听清楚了图书馆的借阅规则,兴冲冲地跑进图书馆。站在书山书海之中,我觉得自己渺小无比,自己和世界的差距何其大。我只是这其中的一叶扁舟,偶尔撷取海的一点点波浪,穷极一生也无法领略所有的风景。

我翻开书,一页一页,熟悉的文字写满了墨香。就是这一瞬,我觉得书生是这世上最风雅的人。虽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但他们并不迂腐,因为阅读,是学习的第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