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把它当成一种音乐  

2009-06-08 15:1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我和妈抱怨有同学打呼噜,吵得我睡不着。妈说,不要把它当成令人不悦的噪音,久了便会慢慢的习惯它,甚至享受它。

突然想起一句话来:不要皱眉,就把它当成一种音乐吧。我暂时无法将这呼噜声当成可以陶冶情操的天籁,但是,我也十分能理解和欣赏这种“化丑为美”的心态。

妈妈的朋友间有一个打呼噜出了名的男子,据说每天睡觉的呼噜震山响,甚至响到连隔壁人家都能听见。朋友们都实在难以想象他的妻子是如何忍受的,而且这一忍就是几十年。可是,等到朋友们好奇心作祟,真的去问他的妻子时,他的妻子没有一点不耐的神色,她说,习惯了,甚至将丈夫的呼噜声当成了一种享受。如果有一天丈夫没有打呼噜,她反而辗转反侧地难以入眠。

如果有这样一个欣赏和享受的心态,一切的所见所闻都将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礼物了。

说说很久远的声音,那些清晨悠长入梦的叫卖声。生生的搅了我的清梦,却又时常让我回味。“磨剪刀嘞,修菜刀……”那是一个抑扬顿挫的男声;“换豆腐……”总是清越绵长的女声;“灌煤气……”是粗壮有力的大汉;“青草腐……”是精明细致的妇人。我怀念这些声音,这些曾经被我斥为噪音的声音。因为这些声音,无一例外地染有生活的气息,和家乡的味道。它们也是音乐,不如交响乐的高雅,不如古典音乐的舒缓,不如摇滚音乐劲爆,不如流行音乐的缠绵,却最自然,最真实。在上海,我已无福消受这记忆中的声音,似乎脱离了原始,脱离了传统,脱离了人情世故,只在一片钢筋泥土的沙砾中上下求索。

记得有一个卖面条的男人,他极有特色的“索面嘞”的吆喝声,几乎为整个小城的人所熟知。有一些小贩想有模仿他,却是怎么也学不像。他走街穿巷,叫卖着他一车的面条。他的买卖极有规律,周几上哪个小区,都有明确的安排,而一城的人同样也是心照不宣。家家户户等着每周按时响起“索面嘞”的吆喝声,然后趿了托鞋,兜了一把零钱跑下去。他的声音,俨然为自己的“商品”代言。他的叫卖声,没有人会说是一种噪音,因为它已经可以和艺术媲美了。

我家后面曾经是一片田野,这其实是很难得的。邻居常有闲人自己种些菜,自己自足。夏天傍晚这也是个乘凉的好去处。初夏时,青蛙们便已经开始躁动了,争先恐后地扯嗓子,于是,“听取蛙声一片”。多少个夜,就是伴着蛙声入眠的,似乎我也将之视为了一首田野合唱曲,从来也没觉得鼓噪。

后来,田野被填成了黄土,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样一片田野自然是得不到幸存的。再后来,开发商来了,田野变成了一个工地,高楼一点点地造起来。这原本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工人趁着夜间清凉,半夜才收工;又贪图清晨的一点凉风,早早地就开始工作。附近的居民无一不被这工地地声音搅了休息。自然有人抗争过,但是老百姓毕竟斗不过权钱集一身的大人物,这也是一个颇为无奈的结果。由于我在外地上学,未体会到这种躁声的烦恼;却不知道爸妈如何忍受彻夜的声响。也或许,年纪长一些的人心态总是比较平和。爸妈竟睿智地决定,只是把它当成一种享受,工地奏鸣曲,也是城市的变奏曲。每晚有这样独特的音乐伴着入眠,也是大幸。

在上海,如果说还能听到点什么自然的声音,那便是狗叫声了,每天夜里,竟有几只野狗,时常狂吠不已,也将我从梦中惊醒。我是极怕狗的,当然听到狗吠声也会不寒而栗。为此,常常咒骂这些野狗的不知趣,没有人将它们赶尽杀绝,便开始要风要雨起来。而现在,我也想通了,将这狗吠声作为一种音乐来欣赏吧,体会那一种“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的意境。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