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端午,一叶糯香  

2009-05-29 21:1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吃粽子了,几年前医生嘱咐糯米难消化,不宜多食,我便不曾吃过粽子。又到一年端午,没有赛龙舟的热闹,没有香包的精巧,如果连粽子也不吃,便太辜负了这个节日,恐怕连屈原先生也会入梦来斥责。

在寝室楼下买了一个肉粽,剥开,是一叶糯香,极其诱人。可惜,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所谓的“肉粽”竟不见一点肉末的影子,纯属一个糯米团。好不容易吃一次粽子,也遭此不幸。

比起吃粽子,我更喜欢的是亲历裹粽子的过程。超市里的粽子味道可口,却不若自己家裹的来得香正。在记忆中,我似乎只见过外婆会裹粽子,而且手势麻利,严严实实。每次外婆裹粽子时,我都会搬条凳子坐在一旁细看,看了这许多年却仍然没有得到真传,或者说是连“亲手实践”的机会都未曾获得。

外婆拿起一张略大些的箬叶,扭折成一个角度,在里面填上糯米和其它的陷。一般常吃的陷有两种:咸的是肉、板栗和芋艿;甜的是赤豆。外婆总会在粽子里放很多的陷,填得满满的,比外头买的实在得多。然后将剩余部分的箬叶卷起,恰好盖住糯米,用箬绳捆好,便成了。手法精妙的,只要一张箬叶便够了,如果不太熟练些,或是拣到小的箬叶,便要用上两张了。

一般,这些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的。一眨眼的功夫,桌上便可以多出很多的粽子来,齐齐整整地排列着,一桌的糯香。我每次看得有趣,央求外婆让我也尝试一次,外婆都会哄小孩一般将我哄走了,并且拿出妈妈和舅舅尚且学不会的例子来反驳。

外公配合默契地烧好了锅,然后将粽子下锅去煮便是了。糯香越来越明显,简直萦绕了整个房间。鼻子和嘴巴便同时告诉自己,这就是端午。

煮熟的糯米很黏,吃得满手满嘴都是黏黏糊糊的,令人极不爽。偶尔有淘气的孩子将粽子粘在衣服上或地上,更是难处理。吃粽子的确是件麻烦事。

当然,一般是没有人将粽子投入江中的。虽然原本端午裹粽子的习俗是为了饲喂水底的鱼类,使他们争抢粽子而不食屈原大夫的尸骸。几千年过去了,汨罗江的鱼儿吃了几千年的粽子,恐怕也不厌其烦了。

一般人家裹粽子,箬叶都是现买的,因为采摘起来既麻烦,又要冒着一些奉献。箬叶长在草木茂密处,随兴而生,没有固定的采摘点。我和爸妈有一次爬山时偶遇,青幽幽的绿意逼人,竟满目都是,兴奋不已,想着摘回去给外婆裹粽子,便采了很多,装了满满一袋子。回来后外婆嗔怪不已,原来箬叶茂盛处常常有一种名唤“竹叶青”的毒蛇隐匿其中,我们没遇到,或者说没发现,真是万幸。初闻这样的常识,我们十分后怕,特别是怕蛇的妈妈,更是发誓以后都不采箬叶了。这次采摘箬叶的经历大概便成了人生中的唯一一次。

可惜了,在上海的端午,既没有地方买得到那些花俏繁复的香包,也不知道上哪儿去看一场锣鼓喧天的赛龙舟。只有凭着这些有关粽子的记忆,过这个端午节罢。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