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家的冥想  

2009-04-29 10:2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听说,家里又添置了一套房子,初闻这个消息,搅乱了我一池春水。房子虽越来越多了,但真正能栖息的,也只有一处,这便是家了。

家可以很大气,很豪华,很繁复;也可以很小巧,很平凡,很简单。于富者而言,家需精致体面,于贫者而言,家只是一方容身之所。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要紧的是,家里要有春风化雨的欢笑,要有生机,以及,暖暖的温情。

除了我们的住处外,还有房子仍然闲置着,爸妈甚至没想好它的用途,只暂时地丢在一边不理会它。或许稍加装饰,它便会有极好的居住条件,但我从不认为它是我的家,因为它只是一个空壳子,只是钢筋与水泥的融合,没有主人的入住,也没有那些永远找不回来的记忆。

搬家,是艰难的抉择,心痛的遗弃。太多东西,注定无法打包带走,总会舍下一些。有了岁月印迹的旧家具,泛黄的几页草稿,墙壁上那些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刻痕,和屋前的那树无花果。每一个角落,都有熟悉的气味,搬家了,你却只能把它们轻轻放下。

(二)

我记忆中的第一个住处,是一排小小的平房,红砖砌成了围栏,划出了古朴的院子。我们家恰在这一排平房的最里间,印象最深的,是房子门前的一架秋千和一株无花果。

房子被半面墙隔出了里间和外间,里间摆着床和沙发,还有一台小小的电视,墙壁上似乎贴着一张年画,是三只亲亲热热的小狗。房子前面,巧手的爸爸用木头和麻绳做了一架简单的秋千。属于我们的那块院子里,整齐地种着一些菜,四季都是满眼的绿意。墙边是一株无花果,它是爸妈的宝贝,我却并不爱吃,也未仔细观察过。

隔壁有一对姐弟,那时我很怯懦,有一次去他们家玩游戏,不慎被小男孩绊倒了,鼻子出了血,我没吭声,逃了出来,只回到家里来才敢放声大哭。再隔壁是大我两岁的小姑娘,她很文静,最爱读书,我们一直是邻居。

太久远了,那时年纪很小,我并不能记得很清。可能有些出入,但也不用纠正了,它已经这样定格了。

(三)

第二个住处是一幢宿舍,我们家蜗居在二楼。那时也没觉得小,互相挤在一起也很快乐。房子同样也有一扇墙隔开了,外间有一个壁橱,里面放了好些小孩子的玩意。几盒粉笔头可供我写写画画,拾来的半块黑板擦也是我的宝贝;此外,还有一辆自制的“独轮车”,那是我最骄傲的东西。

外间的茶几,我常常伏在上面写作业。还记得有一次暑假,我疯玩了两个月,直到开学前几天才开始拼命写作业,一刻也不停。一天正午我正在奋笔疾书,里间爸妈却在悠闲地看一部喜剧电影,笑声挠得我心里痒痒,我却没有办法进去欣赏。那时我真切地感觉到了后悔,后来想想,很怀疑他们是故意的。

长廊是小伙伴们追逐打闹的场所,从早到晚都是热闹的。也有难得静下来的时候,我们挤在一起,看着正在下山的夕阳,空气很香甜,吹散了那几句云淡风轻的闺房话。

对面也有一幢房子,记得某一户住的是小学时的校长,于是我便常说自己和校长是邻居,那是我炫耀多年的资本。还有一户人家里养了一只猫头鹰,一天,猫头鹰不知怎的受伤了,落到我家的门前,我和爸爸并不知道它打哪儿来,便悄悄将它的伤口包扎了,并拿东西喂它,又用纸盒子给它做了一个窝。可惜主人很快找了回来带走了它。

整幢楼下面有一块空地,妈妈曾在那里教我跳绳。那时候的我多笨啊,简单的几个动作都不能连贯地协调下来,颇花了几个傍晚的光阴。

(四)

每一次搬家,就离田园越远,离车水马龙越近;离红砖绿树越远,离钢筋水泥越近了。

第三个住处,也便是现在仍然住的这套了。我们在这里住了十年了吧,它在顶楼,阳光不错,视野也开阔。记得我刚住进来的时候,写了篇日记,里面用了一个很恰当的成语,“安居乐业”。

那是小小的我多美好的一个心愿。

装修很简单,没有繁复的镂空,也没有刻意的摆设。客厅极大,给人开阔的感觉,我的房间有些窄小,却是淡淡的粉色,我很喜欢这样温馨得安心的空间。

客厅摆设了一架钢琴,我是个半吊子,只有心血来潮时会去触几下琴键。其余的时间,它便成了摆放各种杂物和书籍的台子。看了一半的杂志,下班放学后随手扔下的包和衣服,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

前些年的时候,钢琴对面会有一架挺大的鱼缸,贴上壁纸,仰几条虽不名贵却娇俏的金鱼。我们没有养鱼的经验,只知道不能虐待了它们,闲时便丢一些鱼食进去,看它们争抢的样子。而有几条傻乎乎的,不晓得去抢的,我便会另外给它开小灶。

只是养鱼终究是一件心痛的事情。有一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看到几条小鱼的尸体,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痛,心痛之余便不再理会了。

房子上面还有一层阁楼,阁楼里没什么要紧的,却有一个乒乓球台。荒废了多年,早已积满了灰,只到了今年,爸妈似乎突然想起了这种锻炼方式,每天晚上都要去杀几场才算是过瘾。

还有一个老人家,好像很大的年纪了。每次看到他,都会坐在车库的门前,阳光底下,捧着一本书看着,很安静。

(五)

多年的老邻居纷纷搬走了,有我儿时的玩伴,有爸爸的同事,有跟妈妈关系很密切的闺友。而搬进来的都是些新面孔,彼此房门一关,便是两个世界。

我不知道,接下去爸妈是否还准备搬家。但我是有些懒怠了,这里有我十年的记忆了,搬走了又不知会留下多少遗憾。安土重迁,并不是老人才有的心态。

每一次,当我按门铃的时候,家里人会在听筒里“喂”一声,仿佛等待我输入验证码。而我,只需懒洋洋地喊一句“开门”便可。我的声音,就是我的通行证了。这未尝不是一种归属感,有一个地方,永远欢迎你,永远迎接你。

人总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栖息地,在一天尘世的奔波后能重拾心灵的自由。这便是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