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大是大非胡展奋(“我的大学老师们”五)  

2009-04-14 11:3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象中的大学老师,是老学究的模样。满腹经论将头发染得雪白,渊博学识将脸雕刻得棱角分明。他在讲台上,推推眼睛,然后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张口便是几千年的灿烂,挥臂则是五大洲的辉煌。

然而,讲台上,多是青春荡漾的面孔,或温柔,或干练,或风趣,或严谨。这便是我的大学老师们。写这些东西,无关褒贬,只想让自己有所记忆。毕竟他们都曾在我的课堂里舞蹈,给我留下不一样的旋律。

                                              ——题记

 

他是一位不大不小的名人,在传媒业界倒也算得上是风云人物。虽然我之前孤陋寡闻,未曾听说他的名气,不过第一堂课的第一眼,我就笃定地下了结论:这是位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瞻仰的“星”。

他站在讲台上的气势,他扫视四周的气势,如他的名字一样充满着振奋的精神。他的眼,似乎要看清天下的一切浑浊;他挺直的腰板,似乎要撑起一片正义的天地来。

这是我初见他的第一印象,丝毫没有夸张。我确确实实被震撼了。

胡展奋老师是我们院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请来的客座教授。可以说教师只是他的第二职业,不过他看似爱极了这一行,他说和大学生在一起,感觉自己也是青春飞扬的。

第一堂课,他为了认识同学,点了名。念到我的名字时,他说有一种三月的诗意,很有灵气。我第一次这样认真地欣赏其我的名字来,越看越觉得春意盎然。

胡老师的课是我们的一次洗礼,也是他的一场表演。他在讲台上时而振臂高呼,慷慨激昂;时而引经据典,说古论今;时而故作痴癫,妙趣横生。上他的课,从来不是捱时间,我们甚至很少看表。很多时候,高我们一年级的学姐学长们常会回来听他的课,教室里总是坐得满满的。因为他讲的内容很少与书本有关,多是对当前时事的一些看法,大家都愿意听听他的观点是什么。

地震时,范跑跑事件是轰动一时的,人们或褒或贬,讨论纷纷。胡老师先不发表什么,当堂给我们表演了情景再现。他先是镇定地站在讲台上摇头晃脑,然后脸色一变,对着同学大吼一声:“不要动。”接着撒腿跑出了教室,逃到远远的地方去了。教室里顿时笑翻了天,甚至有了笑出了泪。大笑之余,范跑跑的丑态毕现,褒贬已不言自明。

胡老师很诚实地说,他可能无法高尚地掩护学生,让学生先走。但他至少会喊一句:“地震了,同学们快跑啊。”并且,事后他会觉得内疚,甚至会背上沉重的包袱,而不是如范跑跑这般洋洋自得。

胡老师做了多年的资深媒体人,有几次很惊险的经历。阅历深了,接触面广了,便有了很多值得夸耀的东西,这是记者这行最引以为傲的地方。说起他的“钓鱼”事件和“剿匪记”,所有学生能复述一二。因为他讲得实在是绘声绘色,一波三折。我们听着这些经历,仿佛是在看故事会里的传奇一般。

某地的一次井喷灾难后,当地政府瞒报了死伤人数,胡老师拿不到真实材料,便找了一根长长的竿子,在前端粘了些黏稠东西,从政府办公室的后窗处伸进去,将相关材料粘了出来。这便是胡老师非常自豪的“钓鱼”。“剿匪记”是胡老师去某个匪徒丛生的地方,深入到绿林好汉的内部,经过一番斗智斗勇,终于写出报道的惊险事迹。这些传奇,我实在不能尽信,因为太出乎了常理,太不像是现实所能发生的事情。

胡老师也写博客,他的言辞往往很激烈,很犀利,有什么说什么,几乎毫无顾忌。不像我们这些小女子,文字总是温温吞吞的。在他的博客上,还有一个相册,其中的胡老师多是不羁的形象,只有一张很正式,穿着考究的西装,头发一丝不乱,风度翩翩的样子。那竟是他的结婚照,细一看,竟和温总理有些相像。

胡老师的教龄似乎只有两年,我们是他的第二届学生。比较他的两届学生,他说:你们虽然只差一两年,但在性格上相差了很多。前一届的学生稳重有深度,而这一届更为泼辣和坦率。学生一年不同一年,其实便是社会的走势。

在胡老师的讲台上,长年摆着一大杯茶,颜色暗红,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茶叶,被他自己戏称为“酱油汤”。课间时,他常常拜托去倒水的同学顺便也灌满他的“酱油汤”。我们很荣幸的接过那个沉甸甸的杯子,觉得胡老师所有精彩的言辞便是出自这杯水。

最后一堂课下课后,我合了影。是胡老师提议的,大家都欣然接受了,只一个学期,我们便结下了很多友谊。

后来有一次浏览百度时,我偶尔发现了一个求购胡老师电话和家庭地址的恶意网页。原来胡老师一贯“高调做人,高调做事”,在做评委时直言不讳地说“好男”师洋是在装傻。这自然得罪了师洋的格格们,扬言高价购买他的电话和地址进行报复。我随手翻了一下手机,他的号码是当初随便给我们的,想不到竟这么有价值。不过就算早知道,我也是铁定不会卖的。

再后来有一次记者节,胡老师又来到我们学校做报告,他讲的是“孔子与传播”,台下座无虚席,我也坐在下面,静静地看着他一如既往的在台上慷慨陈词,感觉又回到了他给我们上课的那一段缘分。

前不久,我在街上与他偶遇,他穿着米色的长袍,很像侦探。其实,他不正是在人间穿梭的侦探吗?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