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掬一手泪,是清明  

2009-03-31 17:5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清明,江南,烟雨。

清明的坟地,不似平日里的孤寂和萧穆。爆竹在青山中绽开,彩条俏皮的舞动,纸钱在火焰里招摇,檀香上一点红光仍在香烟袅袅。多了人间烟火,天神、地祇、人鬼均略略活跃热闹了。

一行人站在祖辈或亲友的坟前,追思缅怀。有些祖辈我是未见过,或由于年龄小而没有印象的,此刻也虔诚地感受着人鬼的对视,仿佛是借着这烟雨而来的问候。

接着动手理干净坟地,除去落叶和杂草,拭净雕着名字和生卒年分的碑石,培一剖新春的细土,香炉上插两根红色的蜡烛,标上白色的纸签,悬上长长的彩带,很像是将屋子修葺一新。死者若有知,该是满意这番心意的。

随后,拿出檀香,凑近蜡烛点燃,再将其小心吹灭,只留下一点红光。分给一道扫墓的人,每人两三根,对着坟杯或肃立,或作揖。长者口里念念有词,自有一套说辞。祭拜完,纷纷将香插到香炉上去,任其余烟不绝。

烧纸钱,总会先选几张纸点好,等其燃着后再放入纸钱。纸钱是一沓一沓的,却不能整叠随手往里扔,必须一张一张细细抿过,才算是尽了心意。烧了纸钱,余下一堆灰烬,若此时有一阵风远道而来,卷走地上的纸灰,我们便说祖宗已享用了我们的孝心。

烧完纸钱,我便会远远地离开墓地。因为此时要放爆竹了,我是个胆小的,从来是捂着耳朵,躲到一道坎之遥的地方去,只远远地看着爆竹爆炸时的光景。顺便摘些野花,编个花环。清明时,山花已烂漫至极了。

做完这些,我们便算扫了墓,一队人便可往回走。再藉此机会赏玩一番春色,是更好的。

虽然是纪念已逝的祖先亲友,甚至是新逝不久的故人,也是很少见扫墓的人流泪哭泣的。不仅不流泪,脸上都噙着一抹微笑,淡淡的,如这细密的烟雨。

在思考“生”与“死”,“形”与“神”时,我们常常不自觉地想起庄子。庄子的行事是诡异而极端的。他的妻子死了,他没有留一滴泪,反是扣盆而歌。我们无法接受其怪诞,但也不得不承认,超乎生死才是大智慧者。

《庄子》中也曾今讲过一个故事:老子死了,秦失来吊丧,哭了几声就走了。老子的学生愤怒地责问道:“你不是我老师最好的朋友吗?这样子吊唁就行了吗?”秦失淡然地说:“老子该来的时候应时而生,该走的时候顺时而走,顺应变化,所以我不必为他太过悲伤。”

已经过了当时哀哀欲绝的痛苦,走出了阴霾沉重的心境。如今再想来,已是澄澈如水。我不懂为何这个节气被称作清明。或许是经过一番痛彻心扉的泪流,心里余下的一片清明。

并非不流泪,只是这一手眼泪,叫做清明。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