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女孩的博客

四季很好,如果你在

 
 
 

日志

 
 

老先生的风花雪月(“我的大学老师们”二)  

2009-03-26 15:5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象中的大学老师,是老学究的模样。满腹经论将头发染得雪白,渊博学识将脸雕刻得棱角分明。他在讲台上,推推眼睛,然后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张口便是几千年的灿烂,挥臂则是五大洲的辉煌。

然而,讲台上,多是青春荡漾的面孔,或温柔,或干练,或风趣,或严谨。这便是我的大学老师们。写这些东西,无关褒贬,只想让自己有所记忆。毕竟他们都曾在我的课堂里舞蹈,给我留下不一样的旋律。

                                                                                                                                     ——题记

 

老先生姓林,宁波人,教我们“近当代文学”。

林老先生娶了苏州姑娘。宁波人喜欢将饭烧得颗粒分明,而苏州人喜欢将饭烧得黏软香稠。老先生疼爱妻子,事事顺着妻子的脾性来,是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叫做“吃了老伴一辈子的软饭”。

老先生的自嘲,恰恰说明了他的诗意和浪漫。他讲的文学课,不是文章的结构,而是作家和作品中主人公的风花雪月。鲁迅的生命中三名女子,徐志摩浪漫的康桥,张爱玲青涩的初恋。名人逸事,是他最津津乐道的东西。他不在乎别人说他的课“低俗”,讲到得意处,他眉飞色舞,兴致昂扬,很似传播小道消息的街坊。

老先生平生最得意的一件事情,便是他曾经和丁玲私交甚密。他曾经几次拜访过丁玲,并在她的檐前合了几张影。老先生很得意地给我们展示了他珍藏多年的照片。照片中的丁玲已经红颜不再,而老先生那时正值青春,年轻的眉目中的欣喜和崇拜是掩盖不住的。看完照片,老先生意犹未尽,从兜底掏出一个古旧的黄色信封来,细细将信封展开,从其中抽出一纸薄薄的信,然后不无自豪地说:“大家看,这就是丁玲给我的来信,我给大家念一念……”丁玲的字有些潦草,我们认不清,老先生却很流畅地念了下来,显然已经熟背了。信里没有太多的内容,除了问安外,就是勉励年轻人的话,但老先生读起来声音里一种异样,沧桑之中是满满的感动。

有时候,我们会不由自主地觉得这位老先生有些自恋。课上,他把他的网易相册地址告诉我们,并强烈推荐我们去看看他在网上晒的照片,说那是他一生的记忆。有一次,我特地点开了他的相册,大吃了一惊,在他的相册中,竟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照片,有青春飞扬的,有人到中年的,有日常家居的,有游历四方的,甚至把他的结婚照也放了上去。我看着不同年龄段的老先生,觉得眉宇间有一种倔强极为相似,从小到大都不曾便过。

老先生的课从不讲死板的东西,他说文学就是杂学。他的其中作业也极有趣,要求我们写一篇《永远的尹雪艳》的读后感。我颇花了几分力气来写,仔细地遣词措句,甚至就将自己想成了那个八面玲珑的交际名媛。我说“尹雪艳,旧上海,富贵乡里的人所贪恋的生活,都将是明日黄花,一去不复返,只留得令人唏嘘的徒然纪念”老先生看后也称好,却在“明日黄花”几个字上批了一笔“昨日黄花”。

我当然明白,这是老先生的误用,“明日黄花”这个词,年纪大一点儿的人都会误写作“昨日黄花”。原本想也就算了,但又想到一些“教学相长”的典故,便忍不住去和老先生理论一番,想帮他纠正这个错误。

孰料,老先生竟十分固执,坚持说应该是“昨日黄花”。并且脸红脖子粗的,很有点“无理辩三分”的气势。真理固然是真理,但看老先生顽固得可爱的样子,我也便只得作罢。有时候,用惯了一辈子的东西,错的,也是美的。

学“近当代文学”这门课,是在前年,但直至现在,我们偶尔路过那个熟悉的窗下,还会听到老先生兴致勃勃地沉浸在浪漫之中。老先生的风华雪月,似乎永远不会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